脱欧入非空涤君

我不想从魔角坑出来了orz

自己儿子,Ailey 艾里


其实是先画的鹅子艾卡的异色,因为艾卡的人设是在三年前画的所以没发(x


自己很怠惰又是高三所以不知道会不会画出彩图


只要有人能看到它我就很开心辣!

用老年机(误)画的迷之象素人,我不说的话你们能看出来是丝丝和老齐?

我tm真没事儿干啊!



好吧我去面壁

画出了丝丝的绿野仙踪设定,还是因为和女主同名(x

P2:
丝:为什么我演女主,你没觉得菁菁更合适么!
导演:[划掉]想让你穿小裙子,这是我的私心。[划掉]因为你跟女主重名,请尊重导演安排。

P3:
眼大人(奥兹):我要你杀掉西方恶女巫~
丝:是,我的眼,我一定把她碎尸万段!
导演:按台本来啊!
(原著应该是女主不愿意杀人)

记得绿野仙踪的女主好像也叫桃乐丝
于是,迷之女装(x

【魔角/齐霍齐】吻

·攻受不明(x
·设定双向暗恋
·HE的小短篇


"霍星,给你两个选择,1、喜欢我,2、爱上我。"与霍星分开后,齐乐天向霍星发问,脸藏在阴影中,表情看不真切。
反正也是一如既往的调笑吧,霍星木然地想。
还没从突如其来的吻中缓过劲来,又被劈头盖脸拋下这样一道选择题,霍星感觉主机有点烧。
"唉,头发还是像女人一样,"齐乐天心不在焉地抚上霍星的发梢,"快点,这是必答题。"
霍星拍下在发间放肆的手,"一个意思吧,直接0分放弃好了。"
说罢才回过神来用袖子擦去唇角的津液。霍星看了看袖子上刚刚沾上的红色,再抬头望见齐乐天嘴边的伤口,脸红了些许,明白这是因为自己方才抗拒时误伤了对方。
"不一样啊,选1、咱俩搞对象,选2、现在就去民政局扯证。"明明是插科打诨的话齐乐天却用着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。
[真的是认真的吗,这个家伙?]
严肃、微笑、痞笑。
[果然不是。]
霍星叹了一口气,谓叹齐乐天做此行为的残忍,"既然如此你就别挡道了,我还有案子。"霍星从沙发站起,向房门走去。
齐乐天征了几秒回过身想要伸手挽留,房门已抢先一步开合。
"还是不行吗…"齐乐天猛得跌坐在沙发上,陷进还残留着霍星体温的地方,嗅着空气间逐渐稀释的霍星的气味,望向空旷的天花板。
关上门后,霍星轻轻靠在门板上平复了一下复杂的心情。刚刚说自己有案子其实是骗人的,自从上个案子办完到现在还任何一通电话打来,这样说只是为了从那个令他不太舒适的气氛中脱开身罢了。
上车、插上耳机、调大音量、启程回家。
"霍星,本大爷喜欢你这个混蛋!"窗边,一个橘色的身影朝着飞速驶远的跑车不顾形象地大喊。
"他应该能听到吧…"不自信地喃喃。

回应他的唯有风声。


回到家中,霍星透过玻璃制的书柜柜门瞥见在角落孤单冷落的红酒,霍星当时买下它只是因为喜欢它的气味,醇香又带有一点酸涩。其实他的数据库里并没有什么关于酒的部分,也没有专门通过电脑查阅了解过,只是对于它的气味有一种偏爱,只是……
霍星将酒瓶取出拂去灰尘,连同高脚杯一并放在电脑桌上。轻轻拾起酒瓶,拔出瓶塞,香气首先溢了出来,紫红的酒液缓缓滑出瓶颈倾入未染一尘的杯中。
[红酒只用盛满杯底],霍星想着,收手时不料酒出一些溅到旁边的布偶身上。
霍星拾起手掌大小的布偶轻轻擦拭,橘发的小人头上生着两只闪电形的角,脸上的笑容仿佛是对整个世界的轻蔑。
这个小齐乐天是肉抖抖做的,一针一线勾勒得细致入微,女人总能很早的发现什么,这个布偶到手时霍星自己还什么都不没意识到呢。霍星手拿着布偶慢慢窝进桌前的转椅,另一只手握住酒杯,举起,透过绿色的电脑屏幕,紫红的酒液中点点绿光不留情面地蹿出,颜色竟有些诡异。将酒杯凑近鼻端,霍星虽身为没有血肉之身的机械却也感受到一丝醉迷,所谓香气醉人。
"借酒消愁,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。"拿着布偶的手放在腿上,霍星眯起双眼,将酒送入口中。
一阵剧烈的咳声。
"我早该知道的。"霍星皱起眉头,将杯中残存的酒一股脑倒进手边的花瓶,瓶中的玫瑰似乎更加娇艳了。
是的,他是机器人,脑子进水了才会去喝水进食。
蓦然,他想起一句话,最可悲的不是借酒消愁,而是借了酒也无法消愁。
"放屁,明明是连酒也借不了!"于是,爆了可能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粗口。

无以借酒,何谈消愁。


"打开天窗对太阳say hello~"轻哼着歌,齐乐天推开了卧室的窗户,"好的,根本就没有太阳!"
呯!
窗户又被猛地关上。
齐乐天弹回床里,捡起身边的抱抌无力地砸向窗户,相碰后抱枕软软滑下。
深呼吸一下,齐乐天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入口中,回味着霍星离开前的吻,口中还记忆着他舌尖柔软的触感。回忆着嘴唇相贴的感觉,手指在口中套弄着,齐乐天眼神有些飘忽。
"啊!"
恍惚间,指尖触碰到唇角的伤口。
放下手指,叹气。
为什么就不敢当面说出来呢,是害怕被拒绝吗,被讨厌?抑或是不想看到他困惑的表情然后被抛下一句"你该吃药了"?
可能都有吧,齐乐天揉了揉发角,将脸埋进枕头。
[我是单恋吗?]
摇头。不知道,他还什么也没说。
[双向?]
摇头。也不知道。
[我到底算是什么?]
"我到底算是什么啊!!"齐乐天呼地坐起,脑内的话被加上感叹号喊了出来。
"齐乐天,你在干什么?"刚回家的陈家明被这吼声吓到。
"齐乐天,你可是世界著名的大侦探,金枪鱼镇的救世主,怎么被这点小事难到…"齐乐天在房间来回踱步,又以视死如归般的架式停下,"老舅,开车送我去霍星家!"
"喂,齐乐天,我刚回来!"陈家明崩溃。
但是齐乐天管不了那么多了,无视老舅的诉苦,也无视霍星说的办什么案子,他只知道有一种感情即将冲脱出来,他,要告白。
向霍星?
"向霍星!"


敲门声。
[啊,不想理。]霍星心不在焉。
加重力度的敲门声。
[谁啊…]霍星放下酒瓶揉了揉眼,转动转椅。
没有上锁的门被打开了,门外是橘发的少年。
[齐乐天?我在做梦吧…]
"靠,你疯了么,屋里一股酒味…唔!"
[我没喝,但是,好像醉了。]
齐乐天边说话边向屋内走去,刚一靠近就被霍星伸手扯住领口,一个趔趄刚好迎上霍星的吻。
唇齿交缠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
一起堕落吧。






#陈家明:"侄大不中留,没眼看了。"#



头次写魔角的文,可以说是相当兴奋了,下次可能会尝试童话风或者肉(喂!)
期待小可爱们的评论和推荐(这人不要脸的)

齐爷和霍妺的冬装私设(虽然是夏天)

齐齐不只是穿了短裤,里面还有打底棉裤来着(x

感觉增高了?

P5文字是
齐:好冷好冷!
霍:你那种穿法不冷才怪
齐:你敞怀的,没资格说我!

我发现化学书和英语书是个摸鱼的好地方233

终于肝到曦月了,心想我家孤剑总算不单着了哈